• 【閱讀美文·分享心情·感悟人生·www.gxssgw.com】
    當前位置: > 情感故事 > 親情文章 > 正文

    《兄弟》

    白雪飛舞作者:邯鄲陳勇 [我的文集]
    來源:美文亭 時間:2019-07-02 21:13 閱讀:43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點評
    兄弟

    文/邯鄲陳勇


        饅頭山、山腳下,林家寨。
        林峰走向廚房門口,手里拿著剛從院子里的西紅柿秧子上、采摘的兩枚鮮紅熟透的西紅柿,準備做午飯。
        這時候,一位二十四五歲的青年男子和一位同齡的青年女子從外面走進來,中年男子光著膀子,肩上扛著鐵鍬,腰帶上斜插著旱煙袋,煙葉包在中年男子的走動下,懸空左右搖擺著。年輕女子的身材很好,可能因為長期勞動的原因,身材很是健美,顏值也不錯,女子肩上也扛了把鋤頭,二人并肩進了院子。
        哥哥,嫂子你們回來了。林峰見了二人急忙打招呼,中午飯我還沒有做好呢。原來那青年男女是林峰的哥哥林云、嫂子李玉娥。李玉娥看到站在廚房門口的林峰,驚訝地道:“二弟,你咋起來了,不是讓你好好養傷嗎!”林云也放下鐵鍬快步上前,扶著林峰左看看,右看看,這里摸一把,那里拍一下,咦!結痂了!昨天還傷的那么重,咋好這么快!李玉娥也放下鋤頭,瞪著好奇的大眼睛,看怪物一樣盯著林峰看個不停。
        林峰被哥哥摸得癢癢肉奇癢難耐,“哈、哈、哈”地大笑。嘴巴里求饒道:“哥、哥,不要摸了,要摸去摸嫂子去。”李玉娥看林峰給她開玩笑,也把手指撓向林峰的腋窩,一邊撓一邊說:“我讓你貧,看你以后還敢不敢給嫂子開玩笑”。
        三人鬧騰了一會,哥哥林云眼含熱淚地說道:“二弟,是哥哥沒有照顧好你,讓你受委屈了!”嫂子李玉娥也愧疚地說:“二弟、都是因為我你才被打傷的,”李玉娥話沒有說完眼淚一對對的滴下。林峰看著哥哥嫂子傷心疼惜的樣子,用手摸著后腦勺,“嘿、嘿、嘿”地笑了笑道:“干啥呢!我這不是都好了嗎!嫂子我都餓了。”李玉娥抹了一下淚眼,忙說:“嫂子這就去做飯,給二弟做好吃的”。
        林峰的傷,是昨天和村里的二混子牛福順打架受的傷。昨天下午,林峰和嫂子李玉娥一起去“自留地”里鋤禾,路上遇到二混子牛福順,那牛福順看李玉娥漂亮,在擦肩而過時,用手在李玉娥屁股上擰了一把。李玉娥大怒,罵了牛福順。那牛福順占憑老爹牛旺是村長,平時里在村里東游西逛,游手好閑、偷雞摸狗,時不時的還去爬王寡婦家的院墻,偷看王寡婦洗澡。今天看到李玉娥那健美豐滿的臀部,一時沒有管住手,就擰了一把。見李玉娥罵自己,又欺林峰是十六七歲的半大孩子,就出言不遜,滿嘴黃詞。林峰雖年齡尚小,但平日里沒有少幫哥嫂下地干活,身體也算健壯。今見牛福順欺負嫂子,那里容得,便上前和牛福順廝打起來,但林峰畢竟沒有成年,后續無力,沒有多久,就落入下風,那里是二十多歲正當年牛福順的對手,被牛福順騎在胯下,拳頭招招見肉,打得林峰眼鼻流血。
        嫂子玉娥見二弟林峰被打,急忙上前幫忙,掄圓鋤頭上的木棍,朝牛福順后背上招呼,挨了一棍子的牛福順,放過林峰,站起身來,兇巴巴地兩眼瞪著李玉娥,大有上前毆打李玉娥的架勢。爬起來的林峰,那里容得讓牛福順欺負自家的嫂子,上前抱住牛福順的大腿,狠狠地朝牛福順的大腿上咬了一口,一口見血,疼得牛福順“嗚哇叫喚”。
        那二混子牛福順大怒,惡向膽邊生,抬起另一只腳,朝林峰身上連踢數腳。被打急的林峰,沖著牛福順褲襠抓了一把,一把抓得牛福順痛苦地蹲下了身軀。趁你病要你命,林峰從嫂子手里拿過鋤頭,用鋤頭上的木棍在牛福順的后背上猛砸了幾下,然后拉著嫂子匆匆離去。
        回到家,林峰感覺渾身火辣辣地疼,脫去襯衣,身上青一塊、紫一塊的,還有部分擦傷。嫂子李玉娥,讓林峰爬在床上,煮了兩個雞蛋用毛巾包上,一邊流淚一邊給兄弟熱敷。
        傍晚,去縣城買生活用品的林云回來聽到李玉娥的哭訴,拿起靠在院墻邊的鐵鍬,要去找牛福順拼命,李玉娥慌忙抱住林云的腰,不讓他去。說道;咱惹不起村長一家子,也沒有吃多大的虧,就算了吧。林峰也怕哥哥吃虧,從床上爬起來攔著哥哥,不讓他去。林云消了火氣,也就沒有再動怒。趕緊攙起兄弟回到床上,這事也就翻篇了。
        再說那牛福順卻不這樣想,這次的事件自己不在理,也沒有敢明目張膽地來林家找事,但這個梁子算結下了。躺在床上、用雙手捂著還隱隱發痛的襠部,咬牙切齒地道;林家,我不會放過你們的,早晚有一天讓你們跪在老子面前求饒。
        嫂子李玉娥做好了午飯,喚兄弟二人吃飯,三人一邊吃飯,一邊閑聊,林云用筷子夾起一大塊煎雞蛋放進林峰碗內說:“二弟,你身上有傷多吃點”。然后又問道:“二弟呀,你大學通知書下來沒有”?林峰咽下嘴巴里的飯菜,看著哥哥林云回道:“應該在這幾天了”。李玉娥說:“二弟,學費都給你準備好了,等過了暑假,開學了,我和你哥一起送你去”!
        林峰今年十七歲,哥哥林云二十四歲,嫂子玉娥和哥哥同歲。在林峰十五歲時的一個冬天,林峰的父親林成建,母親姜鳳英出了車禍,丟下兩個兒子,雙雙駕鶴西去。當時、二十二歲的林云剛大學畢業,在城里找了一份不錯的工作,街坊鄰居很是羨慕,林家也算在村里揚眉吐氣了,老天不憐好人,讓林家出了這么大災禍。林峰為了照顧弟弟,毅然辭去城里的工作,回到家里,擔負起長兄的責任。嫂子李玉娥是林云高中的同學,是李家的獨生女,也是林峰父母在世時給林云定的親。李玉娥的父母心地善良,并沒有因為林峰一家的遭遇悔婚,反而前前后后地幫襯著兄弟二人,等林峰的父母過了百日祭,兄弟二人脫了孝衣,找了一個黃道吉日讓林云和李玉娥成了親。
        夏日的午后,炙熱的太陽烘烤著大地,室外如蒸籠一樣。吃完飯的林峰回到臥室,躺在床上,靜靜地回憶著這兩年哥、嫂的艱辛,哥哥為了照顧他放棄了城里的工作,結婚后嫂子也無微不至地照顧他,自己欠哥哥、嫂子的情太多了。林峰峰暗暗發誓,以后爭口氣,好好上學,將來報答哥嫂。
        五天后的下午,村里的大喇叭廣播,讓林峰到村收發室拿郵件。林峰拿回郵件,拆開后,看到了來自北大的錄取通知書,激動了一陣后,調皮地把通知書藏在了被子下面。晚上吃飯時,林云問道:“村里廣播讓你拿郵件,是不是大學錄取通知書下來了”?林峰裝作傷心地道:“沒有,是我同學的一封信。”然后又說道:“哥、嫂,我可能沒有被錄取”。
        林云聽林峰說沒有被錄取,心里仿佛被針扎了一樣疼,黯然地嘆了口氣說:“那就再復習一年,明年接著考”。嫂子玉娥忙安慰他們哥倆:“對,明年咱接著考,退一步說,即便考不上又怎么了,憑咱二弟的聰明勁,還怕混不好!回來好好干,嫂子再給你張羅一門親事,有吃有喝的怕什么”!
        林峰看哥嫂沒有怪自己,反而來安慰自己,忍不住笑出聲來,急忙站起身來,回到房間,從被子下拿出來錄取通知書,遞到哥嫂的面前,調皮地說:“逗你倆玩的,哥、嫂看看,北大的錄取通知書”。林云伸出顫抖的手接過錄取通知書,仔細地看了幾遍,猛地站起身軀道:“你們倆跟我來”。林云領著兄弟林峰和妻子玉娥來到供奉父母遺像的房間,把錄取通知書打開,放到供桌上,一手拉著林峰,一手拉著李玉娥,跪了下來,三叩九拜,眼含熱淚道:“爹、娘、您二老在天之靈安心吧,二弟也考上大學了,比我還有出息,考上北大了,望二老在天之靈保佑二弟學業有成,前途無量。”叩拜完父母遺像,三人開心地嬉鬧了一番。


        光陰似箭,輾轉間,九七年林峰大學畢業了,恰逢那一年越寇犯我邊疆,林峰響應國家號召,應征入伍,新兵三月后隨部隊去了云南。這一年林云和李玉娥的愛情結晶誕生了,生了一個白胖小子,在得貴子的喜悅下,仍然掩藏不住對林峰的擔心,給兒子起名叫戰生,可想而知,林云夫妻對于二弟林峰的思念有多濃。
        一晃間,又是四年多過去了,小戰生也四歲了,林云和玉娥又生了一個女兒,起名叫林思弟,把一個女兒家的名字,活脫脫給起了個男孩名字。這兩年,收到過林峰的幾十封信,也收到過縣武裝部給轉送來林峰榮獲戰斗英雄的獎狀,還有幾枚軍功章,林峰玉娥對于兄弟的思念更濃了。
        再說那牛福順,憑占老爹是村長,也在村委會混了一個“腿子”的工作,整天人五人六的,理著個四六分的發型,頭油抹得像狗添過一樣油光發亮,走起路來,還時不時地甩一下眼簾的發絲,穿了一身不知道從哪里弄來沒有領章的綠軍裝,倒背著個手,自我感覺自己是部隊的首長呢!看到年青婦女,兩眼像餓狼一樣冒著“綠光”,也不管輩份,不知羞恥地能擦油的決不放過,村里的年青婦女見了他都躲著走,成了村里的一害。
        也就在這年,國家新規,土地執行承包制。牛福順記恨林峰當年抓襠之仇,在分田地時,處處刁難林云,把沒有水井的“望天收”鹽堿薄地分給林云承包。林云找到村長牛旺理論,奈何牛旺偏向自己的兒子,讓民兵把林云轟出了大隊部。林云無奈,垂頭喪氣地接受了現實。屋漏又逢連天雨,連續一年的大旱,別人家都有水澆地,多多少少還有一些收成,還能過得去日子,而林峰分到的六畝多薄田,幾乎顆粒無收,還要交的公糧,公糧本來可以減免的,可是牛旺父子一手遮天,不但不減,還克扣縣里發的救濟款,林峰一家的日子更是難熬,多虧了岳父母省吃儉用,從牙縫里省出來一些接濟一下,兩個孩子算不挨餓,而林云玉娥兩口子,只能靠挖野菜充饑、填飽肚子。
        林云為了不讓林峰擔心,寫信時沒有把家里的情況告訴林峰。天可憐見,大旱過后,連續是豐收年,林云一家子算熬過了“苦冬”迎來了春天。林云兩口子吃苦耐勞,把自家的地、打理得井井有條,兒子林戰生也上了小學。而從這一年再也沒有收到林峰的信了,林云到縣里多方打聽,武裝部門的人也說不知道什么情況,林云和李玉李娥兩口子的心又懸了起來。
        林峰應征入伍上了前線后,作戰英勇,屢立戰功,從士兵到班排長,又從連長到營長,林峰成為優秀指揮官的事情,并沒有在信上告訴哥嫂,他想,有一天回到家給哥嫂一個驚喜。后期換防時,因是大學生入的伍,戰場光榮負傷多次,戰功顯赫,破格提拔為團長,隨團調往大西北從事高度機密工作。按照軍隊保密要求,不得和地方通信,所以才有了和哥嫂失去聯系的事情。
        林云和李玉娥夫妻二人一直在四處尋找兄弟林峰的下落,包括林峰參軍的部隊,都從前線撤回來了,找到部隊首長,回答的也是不知道林峰去了何處。回到村后,夫妻二人悶悶不樂。
        又是五年過去了,從林峰參軍,到現有十幾年了,林云夫妻一直沒有放棄,始終認為自己的兄弟還活著。
        牛福順聽說以后,原先還怕林峰功成返鄉有一些忌憚,現在知道林峰了無音訊,就懷疑林峰戰死沙場了,自衛反擊戰中,失蹤人數也不少,基本都按陣亡處理了。牛福順現在沒有什么可擔心的了,變本加厲地欺負林云一家,看林家的莊稼好,晚上就拿鐮刀去禍害,好好的幾畝莊稼讓他一晚上禍害了不到一半。
        早晨,陽光明媚,林云夫妻二人下地鋤禾,看到東躺西歪的禾苗,夫妻二人呆了。本來因為林峰的事情就夠鬧心的了,現在看到眼前這一幕,心情郁悶到了極限,李玉娥淚眼婆娑地道:“哪個挨天殺的造的孽呀!”然后蹲下放聲大哭。林云滿腔怒火,又無從去燒,明明知道是誰干的,卻苦無證據。強壓怒火,蹲下身軀把妻子玉娥攔在懷里,輕輕地拍打著她瘦弱的肩膀來安慰她。
        中午回到家,林戰生放學也回來了,農忙時,林思弟住在本村她姥姥家,也讓林峰玉娥減輕了不少負擔。戰生看到媽媽眼睛紅紅的,就問:“媽媽你哭了?誰欺負你了?”李玉娥強擠出一點微笑,用手揉揉戰生的頭道:“沒有誰欺負媽媽,媽媽瞇眼睛了,戰生乖,洗手吃飯去。”坐在門檻子上、“吧嗒、吧嗒”抽煙的林云嘆了口氣,也起身來到了飯桌前,拿起一個饅頭就著腌蘿卜片,大口大口地吃起來。
        某軍事基地,窗前;一位軍人凝望著窗外綠色的軍營,這位軍人就是林峰,如今的林峰已經是某集團軍某師的師長了,他也和老排長的女兒趙霞在部隊結了婚,生下一個女兒起名林茵茵,今年也九歲了。歲月一晃而過,林峰參軍離家已十幾個年頭,對于家鄉的思念越來越濃。剛接到軍區通知,部隊大裁軍,林峰所在的部隊也在大裁軍之內,從軍十幾年,林峰已經習慣了部隊的生活,這次裁軍,林峰找到軍區,要求留下,軍區老政委批評了他,并指著他罵道:“現在地方改革開放,一樣需要人才,脫了軍裝你還是兵,去地方干出一個樣子來,否則、就不要說是老子的兵。”林峰無奈,回到師部,安排師里轉業的事情。
        林峰申請轉業的地方是家鄉的東南市。林峰一家三口坐在來機場接他、市政府派來的小轎車上,望著車窗外既熟悉又陌生的故土,忍不住熱淚盈眶,女兒茵茵問他:“爸爸你咋哭了?”林峰扭轉臉擦了一把眼睛,道:“爸爸是熱的!”林茵茵自言自語地說:“怎么我不熱呢!”妻子趙霞,“噗嗤”笑出聲來,用手指刮了一下林茵茵的鼻梁說:“你爸爸是心里熱。”說完,夫妻二人都大笑起來。  
        林峰來到東南市政府大樓,秘書小趙把林峰領到了市長辦公室,說道:“林市長,我就在隔壁,有什么吩咐,您就說。”然后給林峰倒了一杯水,退出了市長辦公室。林峰今天過來是辦理市長交接手續的,這幾天他不用上班,有幾天安家假,妻子趙霞是團職干部,被安排到市公安局任副局長。女兒也轉校到東南市第一中學了。林峰在辦公室轉了一圈,地方的辦公環境還真是比部隊好些,坐在轉椅上,點了一根煙,自語道:“是該回家了”......
        自從莊稼被禍害后,林云每天晚上就去自家地里轉一圈,這一天晚上,林云剛走到自家地頭,就發現一黑影手里拿著鐮刀在禍害著自家地里的莊稼,那黑影一邊揮舞鐮刀禍害莊稼,一邊“嘟囔”著說:“林云,我他媽讓你兄弟抓我的“蛋蛋”,老子就讓你家沒有飯吃”。
       林云大怒:“牛福順你個狗日的,老子今天算抓到你了。”然后輪起鐵鍬拍向黑影。那黑影聽到林云的罵聲,心里也是一緊,轉身看到舉著鐵鍬撲來的林云,急忙躲向一邊,鐵鍬擦著牛福順的肩膀拍在了地上。牛福順嚇得出了一身的冷汗,指著林云罵道:“你他媽的下死手是吧!老子給你拼了。”那牛福順整天花天酒地,早掏空了身體,那里是林云的對手,幾個回合下來,讓林云一腳踹到地上,林云上前騎在牛福順身上,拳拳見肉,打得牛福順鬼哭狼嚎,林云把這么多年對牛福順的恨全部發泄了出來,只打得牛福順的臉像豬頭一樣,連他姥姥都認不出來才罷休。牛福順“哼哼唧唧”還再裝大頭蒜,含糊不清地罵道:“林峰,我日你先人,老子是不會放過你的。”發泄后的林云忍不住“噗嗤”一聲笑道:“你是猴子請來的逗逼嗎?我現在就讓知道誰不放過誰。”林云上前連續踢了躺在地上的牛福順幾腳,說道:“在我沒有后悔前,趕緊給我滾,不然我非打死你個狗日的不可。”牛福順爬起來,一瘸一拐狼狽地往村莊的方向竄去,身后還留下幾句含糊不清的狠話:“林云、你妹的,我不會放過你的”。
        剛才,林云打死牛福順的心都有,考慮到牛福順老爹牛旺在村里一手遮天的情況,還是忍了下來,畢竟自己還是要在村里生活下去的。回到家里,把剛才的事情給李玉娥說了一遍,李玉娥不由得擔起心來,她怕村長報復。林云安慰妻子說:“說到那里咱也占理,怕他不成!天下還沒有王法了”。
        牛福順一瘸一拐地回到家里,拍著老爹牛旺的屋門,一邊拍,一邊含糊不清地喊道:“老牛呀!你兒子讓人快打死了,再不出來就沒有人給你送終了。”正在耕耘老婆王翠花那一塊地的牛旺,聽到兒子牛福順的鬼哭狼嚎,嚇得一哆嗦,差點痿了,本來牛老力不從心,滿足不了比自己小好幾歲、如狼似虎年齡的老婆王翠花,經這一下子,也給牛旺心里留下了陰影。牛旺夫妻趕緊拉開電燈穿衣起床,開門把兒子牛福順給攙扶了進來,看著豬頭一樣的牛福順,王翠花忙問道:“我的那個寶貝呀,這是咋滴了,咋整成這樣了?和媳婦打架了”?
        牛福順娶妻后沒有給父母住在一起,牛旺在村東臨大街給他的混賬兒子蓋了一座院落當新房,牛福順娶的是鄉派出所、所長何大胖子的女兒何玉蘭,何玉蘭從小嬌生慣養,長大以后占憑老爹是干部,更是飛揚跋扈,刁蠻任性,名字倒是好聽,還叫什么玉蘭,卻繼承了她老爹的基因,一米六不到的身高,體重卻達到一百六十多斤,營養過剩的太多。牛福順父子為了巴結何胖子,就和何家聯了姻。那何玉蘭結婚到了牛家,沒有半點收斂,一言不合就砸東西,對牛福順又抓又撓,牛旺夫妻看在眼里敢怒不敢言,因為何胖子不是他能惹得起的存在,也活該牛家該有此妻,自作孽不可活,自己巴結何胖子種下的因,結下了自己寶貝兒子“妻管嚴的”果,惡人自有惡人磨。
        看著“豬頭兒子”那浮腫的臉,牛旺以為兒子又讓惡妻打了,搖頭無語。王翠花疼惜地撫摸著兒子的“豬頭臉”,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說:“下手沒有個輕重,咋整這么狠呢!大半夜的不睡覺,干什么仗啊!”牛福順一聽老娘這么說,知道是誤會了,急得一個勁地搖頭,費了老大的勁才把事情說明白。那牛旺夫妻不但不責怪兒子禍害了人家的莊稼,還大罵林云不識好歹,把自己兒子揍成這樣。王翠花找來藥水給他抹了浮腫的“豬頭”,并答應報復林云才算讓牛福順不再“鬼哭狼嚎”。
        勸走兒子,牛旺和王翠花也沒有了睡意,夫妻二人“嘀嘀咕咕”商量怎么報復林云。牛旺猛地一拍大腿說道:“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,就怎么辦。”王翠花問牛旺想到什么好辦法,牛旺湊到王翠花耳朵旁“嘀嘀咕咕”說了一些什么,王翠花聽后,咬著牙抿著嘴巴、笑得像一條母狐貍一樣,嘴里說道:“還是你個老東西有辦法”。
        夜幕下,一條幽靈一樣的身影,懷里抱著一團東西向林家走去,來到林家的院墻根,左右看看沒有人,就把那團東西隔墻扔進了林家,然后又悄然無聲地離去了。那黑影離去不久,林家對面王寡婦家的院墻上,露出來的半拉腦袋也跟著消失了。
        第二天,天還沒有亮,村中就傳出來如殺豬般的叫罵聲,直接代替了公雞打鳴,把村里的人都吵醒了,一些好事的街坊鄰居從屋門縫里伸出來腦袋,側耳聆聽。聲音是從村長牛旺家傳出來的,只聽到王翠花那大喇叭嗓門在罵街,誰個挨天殺的撬開了我家的門,把我家的母雞偷了去,讓老娘知道了,我饒不了他。然后那潑婦王翠花扭著兩瓣肥的屁股,一道街一條巷地繞村罵街,那王翠花還真能罵,從天不亮到現在罵了兩個小時,罵人的話都沒有重復的,看起來中國人“罵人”也要成為一種文化嘍!王翠花披頭散發地前面走,后面還跟了一幫子半大孩子起哄,所過之處雞犬不寧。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 

        王翠花一路罵到林云家門口,便駐足不前了。林云一家子也早讓罵街聲驚醒,后來聽到是牛旺老婆王翠花在罵街,說什么誰偷了她家的雞,也就沒有當回事,夫妻二人躺在床上說著悄悄話,也沒有起床去看熱鬧,兩家本就不合,躲遠點、少惹是非好!現在王翠花堵在自家門前罵街,林峰玉娥兩口子就沉不住氣了,慌忙開門看什么情況,見王翠花拍屁股打腚地在門口罵街,感覺不對,街道兩邊也站滿了看熱鬧的街坊鄰居,一幫孩子也在一旁起哄。
        李玉娥頓時不悅!忙上前說道:“翠花嬸子,你怎么堵在我家門口罵街呀?又不是我家偷了你家的雞。”王翠花聽到李玉娥責怪她,扭轉豐滿的身軀,面對李玉娥說道:“我又沒有指名道姓地罵你,我罵偷我家雞的人,礙你什么事了,不會是你家林云偷我家的雞!不行我得去你家看看。”李玉娥大怒道:“我家林云是什么樣的人,咱村里的人誰不知道,他怎么會偷你家的雞呢。”有不怕事的好心鄰居也幫忙說:“是呀!林云誰不知道呀!堂堂的大學生,怎么可能干那樣的事情呢?”這些人其中就有林云的近鄰王寡婦。
        王翠花看到有人幫李玉娥說話,就說道:“林云是不是好人和是不是大學生有什么關系,說不定他在縣里的工作就是因為手不干凈丟的。”然后指著李玉娥說道:“你敢不敢讓我搜一搜,如果沒有搜到,我給你磕頭,如果搜到了這事就沒有完。”站在門口的林云因王翠花是婦女,也不想和她計較,現在看王翠花那么強勢,也忍不住了,便上前對王翠花言道:“翠花嬸子,我沒有做虧心事,也不怕鬼敲門,你進來搜吧。”然后給王翠花讓出路來。
        王翠花氣勢洶洶地從林云身旁擠進了院落,后面也跟著擠進去十多位剛才幫林云說話的鄰居,到是林云夫妻在后面跟著了。王翠花進門直奔林云家的院墻下,彎腰從地上撿起來一個黑色塑料袋子,從里面掏出來一只死雞,然后提著死雞在街坊鄰居面前轉了一圈,說道:“看看,這是啥。”李玉娥有點暈圈了,明明自己丈夫沒有偷雞,這雞咋在自己家呢?
        林云開始也覺得奇怪,但這件事經不起推敲,不一會就就明白是什么情況了 。林云站出來說:“你不要栽贓嫁禍了,我沒有偷你家的雞。”王翠花說道:“街坊鄰居都看看,“喲、喲、喲”看看這是啥、啊,雞不會自己鉆進塑料袋子的吧,咋不在別人家,偏偏在你家呢?”那十幾個街坊鄰居也開始懷疑林云了,畢竟雞是在林云家里搜到的。林云面對街坊鄰居說道:“大家想一想,她是怎么知道雞是在我家里呢?進門直奔院墻下,她又是怎么知道雞在院墻下的呢?她怎么不搜別人家,偏偏搜我家呢,這不是栽贓嫁禍又是什么!如果是我偷的,就在她罵大街時,我應該把雞藏起來才對,放在那里還等她來搜嗎”?
        街坊鄰居聽到林云的解釋,也明白這明明是事先安排好的。林云想了想,既然到這種地步,也就不再隱瞞下去,就把牛福順禍害自己莊稼的事情一一道了出來。鄰居田大壯也從人群走出來說道:“我說前幾天路過林云家的地,那些禾苗怎么倒了呢,原來是這么回事呀!”王寡婦也站出來為林云打抱不平,她言道:“昨天我鬧肚子,半夜起來,聽到墻外有聲音,我尋思這么晚了誰走路呀?就爬在墻頭往外看了一眼,看到一個人影鬼鬼祟祟的,把一包東西隔墻扔進了林云家,那人影很像咱們的村長牛旺,原來是想嫁禍林云,報復林云呀!這幾年你們牛家少欺負林云了嗎?”王寡婦扭轉身面對街坊鄰居問道:“分田地那年地是怎么分的大家還記得吧,為什么把鹽堿地分給林云,為什么一畝水澆地也不分給林云,這不是明擺著欺負人家林云嗎?大家說對不對?”
        街坊鄰居聽罷王寡婦說完,都紛紛為林云抱不平。那潑婦王翠花一看事情敗露,披頭散發地沖林云撞去,嘴里還喊著:“林云你昨天打我兒子又怎么算,老娘給你拼了。”大街上一陣警笛聲,不一會,幾個穿警服的和牛旺何玉蘭進了小院,領頭的不是別人,正是牛福順的老丈人派出所所長何胖子。何胖子進得院來,問道:“誰是林云?”林云站出來道:“我是林云,不知道何所長找我何事?”何胖子道:“聽說你偷了你們村主任家的雞,有這么回事吧?”林云道:“誰說我偷了村主任家的雞?明明是牛旺一家子合伙嫁禍我”。
        這何胖子是怎么來的呢?又沒有人報警。原來,昨天晚上牛旺在王翠花耳邊嘀咕的事情,就是把自己家的雞從雞窩里掏出來,擰斷脖子裝進塑料袋子里,然后來到林家院墻下,隔墻扔進林家嫁禍給林云。天不亮,牛旺讓王翠花罵大街挑釁。他來到混賬兒子家叫開門,把報復林云的事給兒子牛福順兒媳何玉蘭說了一遍。半夜牛福順回到家,那何玉蘭睡的正香,也不知道牛福順挨揍的事情,如今、老公爹敲門,起了床、才看到被揍成豬頭的牛福順,現在聽到老公公把怎樣報復林云的事情出來,便說道:“我都不舍得揍我丈夫成這樣,他林云好大的膽,我饒不了他,走、找我爸去。”牛旺嘴角一陣哆嗦,心里道,我家兒子你少揍了嗎?
        牛旺騎上牛福順結婚時何玉蘭娘家陪送的“電驢子”,帶上何玉蘭一溜煙去找何胖子去了。見了何胖子,何玉蘭要死要活地那個哭呀,不過臉上的是眼淚還是抹的唾沫只有何玉蘭自己知道了!何胖子一邊安慰寶貝閨女何玉蘭,一邊怒說道:“不要說福順是我的女婿,就是打一條狗也要看看他的主人是誰吧。”牛旺聽何胖子的罵聲,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,什么叫就是打一條狗也要看主人吧,那我不成一條老狗了嗎!牛旺無語地瑤了搖頭。
        何胖子給所里的值班民警打了一個電話,十幾分鐘后,兩個值班民警開著警車來接何胖子然后拉上何胖子、牛旺、何玉蘭三人就來到了饅頭山下林家寨。這也是為什么王翠花罵大街兩個多小時,不見牛旺出來的原因了,至于牛福順,現在還躺在床是哼唧呢。
        何胖子說道:“你說沒有偷就沒有偷嗎?到所里說去。”林云說道:“這些鄰居可以作證,是他牛旺栽贓陷害我。”何胖子怒道:“不管誰作證,你都是嫌疑人。”便吩咐兩位民警要帶走林云。那兩位民警看何胖子發話了,也不敢說什么,掏出來手銬朝林云走去。
        又是汽車剎車聲,不過大家都沒有注意。李玉娥看民警要銬自己的丈夫,便擋在林云身前,說:“沒有弄清事實,就給人帶銬子是哪家的王法?”何胖子大怒道:“老子就是王法,然后催促民警把林云給銬起來。”突然一聲洪亮的大喝,都給我住手,我看誰敢?
        這時,從人群里擠進來四人,兩男一女、還有一女童,并肩走在前面的一男一女不是別人,正是辦完市長交接手續思親急且連夜趕回故鄉的林峰林大市長,還有東南市公安局副局長趙霞。后面緊跟的是、市政府辦公室秘書兼司機小趙和林峰的女兒林茵茵。
        何胖子見來的人一個個氣質不凡,也不想過多地招人怨,只要能把林云帶到派出所,什么事情還不是他說了算呀。何胖子看了一眼幾人,說道:“警察辦案,無關人員請遠離。”林峰走到何胖子面前道:“我不是無關人員,我是林云的二弟林峰。”林云夫妻聽來人是林峰,不由得大喜,畢竟十幾年沒有見面了,再加上林云沒有去想,兄弟這個時候能回來林峰參走時,還很瘦弱,不像現在這般魁梧,所以林云夫妻在林峰剛進來時一下子沒有認出來,也是有情可原,現在聽林峰說是自己的二弟,林云夫妻上前抱住林云哭了起來。
        林峰勸哥嫂道:“不要哭了,這不是回來了嗎!”林云給了林峰一拳責怪地道:“你個臭小子,這些年你去哪里了,一封信也沒有,擔心死我和你嫂子了,縣武裝部去了,你參軍時的部隊也去了,都說不知道你去了哪里!”林峰言道:“一言難盡,回頭給哥嫂聊吧,今天是什么情況?咋警察都來了?”林云就把這些年牛福順欺負自己的所作所為告訴了林峰,包括昨天痛揍牛福順、以及今天牛旺栽贓嫁禍自己的事情和盤托出。
        林峰聽后大怒,扭頭質問何胖子道:“剛才一進門聽你說你就是王法?我現在想問你,我不讓你帶走我哥哥,你是不是把我也銬上呀?”那何胖子剛才聽說他是林峰,是林云的兄弟,當時也呆了一呆,林云家的事情,何胖子作為派出所所長是多多少少知道一些的。現在看林云回來了,他也就是愣了一下神,畢竟在官場混了這么多年,看林峰年紀不大,即便在部隊立了功,也不會有多大成就,何況自己的姐夫是縣里的副縣長,有姐夫撐腰怕什么!何胖子露出來自認為很瀟灑的笑容道:“林峰同志是吧,你也是軍人,應該知道觸犯法律的后果,你哥是不是偷了村主任家的雞,我都要帶回派出所詢問,如果你干預警察辦案,我不介意把你也帶走”。
        秘書小趙實在忍無可忍,大怒地道:“你是何所長是吧?”何胖子看了一眼這個戴著近視眼鏡文質彬彬的青年說道:“知道了就離遠點,不要妨礙警察辦案。”小趙是什么人呀,那好歹也是市政府辦公室的秘書,也是正科級干部,下到地方,即便是縣里的書記縣長也要給一份面子的人物,現在被何胖子指著鼻子讓自己離,不怒返笑道:“你知道你面對的是誰嗎?小趙指了指林峰,他是東南市新上任的林市長,又指了指趙霞,她是你的領導東南市公安局副局長,至于我,我是市政府辦公室秘書處的,這些夠不夠”?
        小趙介紹完各自的身份,何胖子猶如被雷擊了一般,他聽說過新上任的市長姓林,可怎么也不會想到是林云的弟弟林峰,小趙的身份都不是他能招惹的,更不要提一位市長和一位市公安局的副局長了,隨便那一位都不是他能招惹得起的存在,即便是他副縣長姐夫都不行。何胖子暗罵;牛旺,我日你個仙人板板的,你害死老子了。牛旺聽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林峰是新上任的市長,也嚇得猶如篩糠般,就差尿褲子了,嘴里也暗罵自己混賬兒子這個惹禍精,你個混蛋、王八蛋,咋就生出來你這個癟犢子玩意呢,你惹誰不好,咋就偏偏惹了林家這個不該惹也惹不起的存在他也不想想,要不是他去耕耘王翠花那二畝地,也不會生出來他兒子牛福順那癟犢子玩意
        何胖子走到林峰面前,敬了一個禮道:“林市長,都是我的錯,是我沒有弄明白案情,您大人不記小人錯,當個屁放了我吧。”然后走到趙霞面前敬了個禮道:“趙副局長,我一定改過,也請您高抬貴手,今后我一定努力工作的”。趙霞身為市公安局副局長,本來想怒斥何胖子的,想了想今天場合不合適,就說道:“你的事情以后說,現在帶上你的人給我馬上消失。”何胖子滿面通紅地帶著兩位民警灰溜溜地走了。
        林峰也讓大家散了吧,那些剛才看熱鬧的人,平常也沒有少看林家笑話,現在看到林峰錦衣還鄉,也沒有臉留下,都走了,當然這些人中還有悄悄溜走的牛旺王翠花夫妻。而剛才幫林云抱不平的那十幾位鄰居,被林峰兄弟請進了屋里。這些好心鄰居和林峰等人聊了一會,都識趣地離開了,畢竟人家兄弟剛團聚,秘書小趙和林峰約好了來接的時間,也開車回市里去了。
        林峰林云兄弟二人圍坐在一張破舊的方桌前,喝著小酒,林峰把這幾年的情況給哥哥說了一遍,當然涉及到軍事秘密的還是要保留的,親哥也不行。廚房里包餃子的李玉娥和趙霞倆妯娌也談得甚歡。林戰生領著兩個妹妹林思弟、林茵茵在院里玩耍……

    相關專題:兄弟

      閱讀感言

      所有關于《兄弟》的感言
      甘肃快3 www.vylc6.com | 55663885.com | 2222k22.com | www.c155b.com | www.5086b.com | 566671122.com | 2306l.com | www.88166u.com | www.hy5503.com | 188qq77.com | www.pj6698.com | www.twcp55.com | www.961287.com | 4317a.com | www.h4042.com | www.hm8222.com | jjj40033.com | www.7812hg.com | www.fyyy1.com | 239430.com | www.18shenbo.com | www.087k.com | www.403770.com | jsh500.com | www.beb111.org | www.hcw266.com | 83138y.com | www.6666yh.vip | www.80065e.com | 16690077.cc | www.7676761133.com | www.08992.com | 3640.com | www.0686c.com | www.986jc.com | 11005m.com | www.4393.com | www.c129.vip | 5360w.com | www.pj6366.com | www.cp778.com | 492uu.com | www.1106488.com | www.348377.com | dianzi580.com | www.078tk.com | www.c2813.com | ha080.com | www.8313n.com | 500000898.com | www.8694m.com | www.84499q.com | 3822t.com | www.A11100.COM | www.290252.com | ff555t.com | www.1466b.com | 11005x.com | www.28mscc.com | c388c.com | feicai0394.com | www.14168.com | bbx888.com | 2997702.com | www.290227.com | 99009193.com | www.00829q.com | www.08588j.com | 3726l.com |